0.0 啊 感谢阅读 周翔喻黄不拆可逆 双花不拆不逆

(叶王)幸存 (上)

B市的盛夏,不仅炎热而且干燥,就连男人都会忍不住用上便携的喷雾或者是加湿器,只为拯救一下自己干结的鼻腔。

夏休期,叶修从H市的欣兴俱乐部回到B市,想趁着王杰希刚退役有时间,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度过一段美好的男男时光。

接到孙翔电话的时候,他正在自家老宅,因为刚回B市的时候忍不住先去王杰希那里腻歪了几天,现在正安安分分的在家侍奉父母,每日彩衣娱亲,终于成功拍足了父亲大人的马屁,表示允许他去和“朋友”“合租”,开展一段自由且自在的新生活。

虽然电话号码显示的是孙翔,但接起来听到的却是一个十分苍老的声音,叶修愣了几秒,却在听到对方说的内容以后拧起了眉头。

也许是天性使然,叶修对于任何合乎逻辑的事情都有极大的包容性。他不会从常识上去质疑这个人所说的这些匪夷所思的内容的,他只是安静的听完了,然后从逻辑上得出了不论如何应该先照那个所谓的老年孙翔所说的去准备。

事有万一,这个万一的代价是他付不起的。

他们才刚确定关系一个月,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三天前,他承诺搞定父母就会和王杰希住到一起,任何事,就算是地球明天就要爆炸了也得等他和王杰希在一起之后再说。

叶修心里涌起一股无名的怒火,为老人口中那个王杰希的遭遇。

而他之所以生不起任何的怀疑,还有一个原因是那个年迈的孙翔张口说的第一句就是:“如果你不想余生都只能靠回忆和王杰希在一起的这一个月活下去,就老实听我把话说完。”

叶修和王杰希在一起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告诉任何人。

———————————————————————————————

根据对方的说法,他迅速打包了一些轻便的行李,打电话给叶秋拜托他立刻去苏宁买来最大型号制冷效果最好的冰柜,把自己房间的空调调到了最低,想了想又给叶秋打了个电话,加上了购买柴油发电机和柴油的任务。

叶秋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给力的弟弟,他听出叶修声音中不同寻常的凝重,以超常的直觉立刻应承下来开始执行。

老孙翔说,他从未来而来,此刻的地球正在发生一种蕨类夜光植物引起的灾变,人们会因为孢子而变得疯狂而嗜血,也会因为失去活性而迅速的枯萎干瘪。B市的情形尤其不乐观,这里的植物不仅散播孢子还会寄生,王杰希正是被寄生的第一批人群。虽然上一世因为叶修本人的关系,王杰希也算是被很迅速的解救了出来,但是寄生造成的伤害和国家对这件事的处理,导致他在生物科学研究院只待了大概一年不到的时间就离世了。上辈子叶修只见到了他最后一面,而那个时候王杰希已经没有意识了。

老人穿越时间长河而来,是为了给这个时空里的人们搏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叶修把车子启动起来才想起要和方锐交代林敬言的事情,随即想了想,直接给方锐打了个电话,让他把林敬言的地址发了过来,并且告诉他林敬言可能出事了,让他立即马上到北京来。

没想到方锐居然就在北京,不,应该说是刚到北京,于是两人约定了在王杰希他们小区门口碰头。

之前王杰希和林敬言买了同一个小区,叶修心里还曾经怀疑过他们是不是在搞对象,后来和王杰希在一起了,才知道他们俩其实只是单纯的关系好。

他驱车去离家最近的大超市买了一后备箱的冰袋和保温箱,又在超市的药店里买了那种最贵的防尘口罩,手套和便携的那种袋装酒精棉球。

到王杰希家小区附近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叶修大约四点接到的电话,买东西花了一点时间,其余都还是因为路上实在太堵,他只能不停的闯红灯和违章掉头以减少时间的消耗。幸好没造成什么安全事故。

———————————————————————————————

也因为小区在N环之外,方锐也是刚到不久。

幸好是刚到不久,后来叶修才知道,如果方锐比他早到一个小时以上,也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上一世的方锐也是到了北京之后先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才躲过了这一劫。

其实到这里已经能感到很多的不对劲了。

据老孙翔说,太阳下山之前孢子的作用只是催眠而已,因为他也不是很清楚B市孢子开始变异寄生的确切时间,所以最好以最快的时间把人给运出来。

感谢祖国的四季分明,王杰希的父母去了他在西欧留学的姐姐那里探亲顺便避暑,林敬言的爸爸则是干脆回了老家的山里面,所以他们只用搬两个人出来就好。

大街上都是躺着或者是坐着就睡着了的人,还能看到有人挣扎着想要往家走的样子。叶修和方锐虽然十万火急,也还是把能找到的人都聚集到了一家冷饮店里,把空调调到最低温,把冷柜全部打开。

弄完又过去了大概半个小时,两个人出了一头一脸的汗,叶修沉默着把手套和呼吸面罩递给方锐,拿出酒精棉在方锐的眼眶,耳廓,口鼻周围都涂了一遍。随后他自己也重复了这个步骤,才把面罩和手套带上。

上车,关上所有的窗户,也不敢开空调,直接开到了王杰希楼下,两人分头行动。

———————————————————————————————

叶修不知道方锐是怎么想的,他也没有时间解释,虽然夏天天黑的晚,但是现在外面已经只剩下夕阳的余晖了。

他本能的感觉到危险,来自多年游戏生涯培养出来的直觉,必须在天完全黑掉之前把人运走。林敬言就和王杰希隔了两栋,但是听老孙翔说他没有受到寄生,所以可能这一栋楼有什么问题。

还好电梯是好的,叶修很快就到了王杰希家门口。

掏出钥匙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有点耳鸣了。

有点像在水里憋气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怕过。

虽然心里已经兵荒马乱的在乱想,叶修还是很快就走到了书房,果然王杰希歪在书房阳台的靠椅上睡着了。

忽略现在情况,真可以称得上是非常美好的画面了。

叶修按老孙翔的说法检查了一下王杰希的脖子和手腕,小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吸入了孢子,没有出现那种被寄生的凸起物。

当他准备抱起王杰希就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了阳台一角上小花架上的各式植物。

叶修当机立断的去厨房找到了热水壶,万幸似乎有一壶很开的热水,他把王杰希抱到客厅的沙发上,回身用那 一壶热水浇到了所有的植物上。

因为都是不怎么大的多肉和一两盆小绿萝,叶修很确信这壶水已经把所有的植物都烫死了,应该说是都烫熟了。

莫名的有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

然后他把王杰希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到了电梯里,又因为脱力,到一楼之后换了从背后架住上半身的方式给挪到了车上。

用绳子从王杰希的锁骨那个高度绕了一圈稍微固定在了后座,又把后备箱里的冰袋一股脑的全部盖满了王杰希的全身。

终于是稍微安心了一点。

———————————————————————————————

方锐等了很久都没有来,叶修有点急,突然想起来酒精还没有涂,就决定如果给王杰希涂完酒精方锐还没有回来就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王杰希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因为全身盖着冰袋而嘴唇发青牙齿打颤。叶修看着安静闭着眼睛而显得尤为白皙清秀的恋人,在糊了对方一整脸加一耳朵的酒精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贴上了对方已经失温到冰凉的嘴唇。

真好啊,叶修这么想着,胸口压着的那股郁气终于散了一些。

做完这些,方锐也终于一瘸一拐的背着林敬言出现了。

叶修如法炮制的把林敬言也绑在了后座,拉着方锐坐上副驾就跟逃命一样猛踩油门往小区的出口冲去。

方锐歪在副驾驶上还没好好的吁一口气出来,就听见远处传来了“砰、砰、砰”的声音。

回头一看,大约是隔壁小区里,隔着这边几公里的地方,大概有十层楼那么高的夜光植物正匀速从地上升起来。

这么远,但是那植物已经粗壮到轮廓显得非常明显了。

他们以背后仿佛有鬼在追的速度上了环线,方锐突然要求叶修把他们先送到机场去。

叶修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方锐说,你以为现在这个情况你们还能出的了B市?

方锐低头发了几条微信,也没看叶修,说:我找别人借了私人飞机。

叶修一脸卧槽,但是现在路上已经渐渐有了骚乱,他只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躲过各种人和车,改道往机场开去。

方锐似乎安排好了,才抬起头问起这事的原委。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突然有了预知能力,我会忍不住把你打死的。方锐如是说。

叶修明确的表示原因不方便说,但是根据现在的实际情况,方锐也没什么好不信的,直说你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就好。

于是叶修把现在混乱的脑海中还能勉强记住的几个关键点给方锐说了,低温环境,两年时间,手腕上的藤蔓。方锐点头表示记住了,又问叶修要不要带着王杰希和他一起走。叶修表示我和你情况不一样,我呆在B市反而比其他地方安全,而且我做了初步的准备。并且建议方锐带着林敬言不要跑太远,最好不要出国,后面有可能有机会带着林敬言回来做治疗。

然后他们就在机场分了手,方锐直接把林敬言弄到行李车上,绑着几个冰袋走了。

———————————————————————————————

叶修没有时间感叹方锐的深藏不露,他让王杰希横躺在后座盖满冰袋,因为姿势的缘故没办法固定,只能一边躲着路上乱跑的行人一边尽量平稳的开到了高架上。

再看时间,这么一来一去的一折腾,已经快十一点了。从机场出来的高架前所未有的冷清,隔壁往机场开的已经排成了一条不知道多长的龙。

无暇去想别的,经过了这么一番的叶修也已经是完全靠精神在支撑了,幸好回去的时候一路畅通,等到他开到自家别墅,叶秋已经站在外面等他了。

叶秋帮叶修把王杰希挪到了他卧室的冰柜里,在叶修去接王杰希的路上,他帮着把冰柜里垫了很厚的棉絮,这样直接躺进去也不至于太难受。

但是实际操作的时候才发现,王杰希就算是身材匀称,好歹也有一米八那么长,整个人屈进去看着就不舒服。叶修只能把自己的被子和枕头卷起来给做了个靠垫,再轻手轻脚的把王杰希放到了冰柜里。

正常情况下,房间和冰柜开到这个温度,就算没有直接冻死,失温也是在所难免的,王杰希的体温却没有再往下降,一直维持着一个冰冷,但是还能感觉到是个活人的体温。

终于把王杰希安置好,叶修直起身体来的时候一个趔趄,被叶秋扶住才没有倒下去。

他真的太累了,从四点开始没吃没喝到现在,这对他来说简直是有生以来最大的壮举之一。

———————————————————————————————

他们的父亲在吃完晚饭之后就被单位叫了过去。

叶秋费劲力气搞到的柴油发电机最终没有用上。

王杰希在叶修家呆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移送到了专门的隔离医院。那个时候他已经恢复意识,并基本上了解到了事情的原委。他理智的分析了现在的状况,认为那个老年的孙翔应该已经采取了一定的措施,所以来的人只是统计并且征求他的意见,并没有把他强制隔离。根据目前的状况来说,确实是去医院接受专业的照顾是最好的选择。

叶修也知道,在来人之前他只是草草的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会,暂时没有什么精力去争辩什么。

王杰希看着叶修布满血丝的眼睛和满脸的胡茬,抿了抿嘴,准备拒绝来访的医护人员。

他感觉到了他的不安,虽然叶修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王杰希能感觉到叶修似乎对于分开和去医院这件事非常的抵触。

他只是因为对自己一向的包容和尊重强忍着,王杰希心疼了,他自己刚醒过来,其实对于目前发生的事情只能机械的思考,感情上还没能接受这些离奇的事情。

但这不妨碍他感受到了叶修的犹疑和不安。

于是他张嘴准备说话,叶修却以极快的速度扑上去和他接了个吻。

然后对目瞪口呆的医护人员说,你看现在也不确定这个什么东西会不会通过唾液传播,要不你们把我也带走?


———————————————————————————————

刚拔完牙实在太疼了写不完了,没有写到林方感情线所以没有打tag

520快乐呀大家

评论(7)
热度(38)
© 华灯灯灯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