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啊 感谢阅读 周翔喻黄不拆可逆 双花不拆不逆

(周翔)模糊边界 14

其实周泽楷又何尝不是松了一大口气呢。

轮回的战术安排一向是周泽楷抓方向,江波涛定细节,而执行的时候,大家都是习惯去看周泽楷的。

习惯于关注,习惯于配合,所以他们才需要一个攻坚手。轮回的气氛和配合都非常好,但是轮回不该只有一只利爪,所以他们有了孙翔。耿直的孙翔让周泽楷少了很多犹豫和踟蹰的机会,往往在周泽楷有些纠结的时候,孙翔会直接给出一个选择。

周泽楷听懂了孙翔的意思,以他现在的状况,老老实实的当一个不拖后腿的宠物A就好。

他能感觉到自己紧绷的神经,想必孙翔也是因此,才想把主动权和压力都揽到自己身上。

不愧是“世界”,淡定如周泽楷都有些招架不住的感觉。

接着,孙翔发现目前暂时是类似于一个密室逃生游戏的存在,他猜测那个突然想起来齿轮声应该既是一种计时也是一种提示。暂时不去想超时的后果,孙翔给周泽楷用枕头和被子叠了一个看起来很舒服的靠垫,给人直接按在了靠垫上,反正对方目前什么东西都听不见,不如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周泽楷安静的靠着,居然让孙翔看出了一点“乖巧”的感觉。孙翔想着想着觉得有点尴尬,红了耳朵开始找线索。视野中出现了他和周泽楷的体力条,没有名字,但是看得出来人和宠物的区别,他的条前面是个有点像男厕所标志的小人,周泽楷的条前面大概是个猫的标志。但是他的猫条居然比孙翔的人条还要长三分之一,让孙翔在翻箱倒柜之余一直在心里碎碎念这个绝对不科学。

很快,孙翔在墙角找到了一个工具箱,他怀疑房间的环境可能被“世界”更改过,和他前一天进来睡觉的时候有点不一样,好像更大了一点。

孙翔平时没什么机会去玩别的端游,只依稀记得自己的掌机似乎下过一个这种游戏,但是有没有打出真结局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还好他平时还喜欢看看实况,倒不是一点门道都不懂。

工具箱里都是一些看起来很精细的零件,孙翔于是猜测应该是要找东西组合出一个开门的东西。

他的方向没错,实况果然不是白看的。

之后他又这里摸摸那里翻翻,组装出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幸好组装这个动作是可以直接点击物品完成的,不然真的是要抓瞎了。

正常情况下,他们出去之后应该面对的是下一个密室,不知道周泽楷这个隔音石还能起多久的作用,孙翔决定速战速决,就走到一直盯着他看的周泽楷旁边,握住他的手表达了这一想法。

周泽楷点了点头,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发觉已经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了,握住孙翔的手腕“说”:我好了,走吧。

孙翔想了想,抓住周泽楷的手“说”:你现在什么都听不见,太危险了,一会我们牵着走,反正先脱身。

周泽楷点头,握住孙翔的手用力捏了一下,又在孙翔“你今年几岁”的眼神注视下又捏了一下,有点开心的样子。

孙翔脸上做着鄙视的表情,心里却在想周泽楷终于心情好一点了,也是淡淡的有点欣慰,但他好像是忘了,握住手以后,周泽楷是可以单方面的去感觉到他的感觉和心情的。

周泽楷心情更好了。

于是他们面上严阵以待,心情倒都是很好的把装置放在了门把手上,仿佛听到了机括“嗒”的一声,孙翔拉了拉牵住的那只手,示意装置开始工作了。

随后那个看起来很重的田园风格木门就在他们的面前像素化了。

真是让人目瞪口呆。

碎成一片片像素然后像沙子一样散了一地,没几秒就消失了。

“世界”似乎已经放弃让他们以为这是个真实世界的设定了。

孙翔下意识的就觉得出门之后可能会发生什么幺蛾子,握着周泽楷的手劲更大了。

出门以后,花园里和沿路的植物已经不再是那鲜嫩灿烂的样子,好像往色调里面融入了大量的紫色,灌木都变成了非常暗沉的绿色,花朵无一例外的变成泛着黑的紫色,但是天气依旧很好,房子也没有什么变化,整个风景结合在一起看非常的违和,就好像是把两幅画硬拼接到一起一样。

但莫名的,那透着死气的花丛,还是如同昨日一样挂着露水,反射出一些明媚的阳光。

孙翔和周泽楷站在自己“家”的院子里,不敢轻举妄动。周泽楷捏了捏孙翔的手,“说”:我记得“世界”的法则是不能随意更改已经成立的设定的,会产生变化的,除了符合这个世界的历史或者现实的工具和术法,还有一种,就是妖异。他们就像是这个“世界”的免疫系统,根据指令流窜着消除类似像我们这样的侵入者。

孙翔想了想,回道:但你想过没有,我现在不能算是侵入者,我是一个玩家,你是我的宠物,如果按照玩游戏的套路来说,它给我设定太过于高于我等级的怪是不符合规律的吧?

所以要么是要走剧情,要么撑到一定的时候会有一个外援出来帮忙。

周泽楷暗自警惕,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毕竟他们已经要触摸到这个小镇,甚至是这个世界的核心了,不可能它的防卫机制还会无动于衷的让他们顺利的按照游戏玩下去。

必定是要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的打击或者直接抹杀他们。


评论(6)
热度(16)
© 华灯灯灯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