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啊 感谢阅读 周翔喻黄不拆可逆 双花不拆不逆

(周翔)溯回(下)

上次忘记说这文一句话叶王林方了,_(:з」∠)_抱歉。另外有人想看这篇的叶王版和林方版吗?想的话就试着写写。感谢阅读。


飞机上的冷气是很足的,有体弱的女孩子已经披上了航班提供的小毯子。

然而孙翔则是一头一脸的汗,他觉得这个故事实在是太超乎于现实存在了,正常人根本难以接受,但是十车连环相撞的预言确实是存在而且正确的。

老爷子看着孙翔一脸通红的样子有点发笑,忍不住揉了揉他的一头乱发,靠在椅子上拆开了一包薯条一边吃一边说到:“你现在其实可以不用想这么多的,因为落地以后就会有分晓,而且你一点也不关心我是怎么从未来找到现在的吗?”孙翔摇了摇头,伸手从老爷子怀里拿了一袋原味鸡,一边吃一边嘟囔着说:“感觉你来的方式肯定更不科学,别跟我说,我受不了。被你轰炸了这么久感觉脑子要炸了,要么我是一个智障,要么我就是疯了。”老爷子看着年轻时候的自己,怎么看怎么觉得可乐。又倔又犟,脑子一根筋,说话也不拐弯,虽然让人忍不住就想去教训一下,但是做人做事却也说不出的可靠。就算是现在他们正在进行一场疯狂的旅行,孙翔还是把周泽楷的安危放在了第一位,就算觉得自己是个傻子,至少确定平安比什么都重要。这种对于该取舍的东西,他都有一种近乎野兽的直觉,而且极有韧性,按照他们W市的土话说,就是非常“舍得做”。

也只有你舍得放下一切面子里子,才能得到对于自己来说最珍贵的东西。

老爷子回想起和周泽楷最后的那十年,不断的在心里宽慰着自己,他已经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做出能做的最好的选择了。然后他现在在这里,可以帮助年轻的自己,或者是平行空间的自己也好,去拼一个更长久的未来。

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年轻的孙翔和年老的孙翔同时想着,一会就能见到周泽楷了。

原味鸡勾起了孙翔的食欲,他和老爷子都没有碰飞机餐,两个人一起瓜分了两个全家桶加一包大薯条。他有点讶异于老爷子的食量,而对方只是笑而不语,表示自己的身体因为做人体实验的关系,已经和正常人不太一样了。

孙翔有点担心,决定安顿下来之后顺带关心一下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因为飞机就要落地了,他们必须争分夺秒的赶到周泽楷居住的小区。尽量赶在孢子扩散的前面,赶在记着和微博的前面,赶在军队和医护人员的前面,赶在所有人之前,把周泽楷带出来。

孙翔对周泽楷的居所非常的熟悉,行李因为很轻,也直接放在后座上,他们一个人坐副驾,一个人坐后座,因为紧张,都没有回应出租车司机的搭讪。

其实就算不承认,在孙翔心里,这件事已经算是八九不离十了,因为对方的饮食习惯也和自己非常的相似,吃东西的小习惯,喜欢吃原味鸡多过鸡翅,先把皮全部吃完再吃肉的部分,这些顺序,孙翔自己不可能弄错。而且再怎么样,对方看上去最少也有七八十岁了,老爷子的脸上难掩疲惫,行为更加难以掩饰,他可能一开始怕吓到孙翔而有一些收敛,但经过一路奔波,孙翔看得出来他上飞机之后几乎都是在凭本能在行动了。

这是我,孙翔在脑子这么想着,原来我以后是这个样子的,但是我将来可能不会变成这个我了,那他在历史改变之后会不会消失呢?

他还没有回答自己,目的地就到了,路灯都好好的亮着,看时间差不多九点五十几快十点,但是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付了钱出来,还听见出租车司机搓着胳膊在说邪门,因为小区比较高档,周围没什么小吃店,大部分的服装店都大门紧闭,虽然里面灯也还是亮的,但是感觉不到一丝人类活动的迹象。

老爷子示意孙翔跟着他走进小区大门左手边的便利店,果然看见几个人倒在在店里,孙翔把他们摆弄成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拿了一打口罩,留了一百块钱在桌上就离开了。

两个人在门口带上口罩,运气很好的发现了小区保安停放在小区门口的一辆没锁的电瓶车,保安小哥就倒在车的旁边,孙翔把他挪到了比较安全的位置,就骑着车载着老爷子往里开去。

 

S市因为城市热岛效应,本身的体感温度就要比预报里的气温要高许多,加上有一面靠海,热里带着湿,湿里带着闷,即使是夜晚,也没有好多少。

老爷子带着口罩有点难受,孙翔听见身后粗重的呼吸声,有点想停下来看看他的情况,但他刚一减速,后脑勺就被巴了一下子。老爷子忍着难受说:“刚才送我们来的那个司机,再开一阵子肯定能看见路边到处都躺着人,难保他不会报警。你不要管我怎么样,你只要记得,找到周泽楷,带他去漠河,不管怎么样呆满两年,之后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于是他们保持最高速,很快就到了周泽楷家前面。

整个小区安静的就像寂静岭一样。

老爷子体力耗尽,孙翔只能自己坐电梯上楼,周泽楷住的比他还要高,三十五楼,一个人站在电梯里的时候,孙翔脑补着生化危机,寂静岭,等等一系列恐怖片,身上明明燥热的不行,又觉得被汗湿透的地方有凉风在嗖嗖的吹。

等终于站到周泽楷家门前,孙翔掏出钥匙,熟练的打开门,打开灯,先在厨房厕所阳台扫了一圈,没有人,客厅一看就没人,心脏狂跳着抖着手拧开卧室门把手,就看见周泽楷坐在电脑前面,靠着椅背,一副睡得很熟的样子。

忍不住用手去探了一下鼻息,感觉到呼吸的那一瞬间就像是被救赎了一样。孙翔抹了把脸,侧过脸用肩膀把眼泪蹭到T恤上,想着老爷子一直在碎碎念的争分夺秒,开始思考怎么把周泽楷弄下楼去。

周泽楷比他稍微矮几厘米,但是块头却看着壮多了,孙翔废了老大的劲把他从椅子上挪到了床上,恨自己平时为什么不学他每天锻炼。

最后,孙翔把周泽楷摆成侧躺的姿势,也侧躺到他身前,先把他的两只手用随便在衣柜里扯出来的围巾绕过脖子绑在胸前,又用另外两条围巾把他的小腿绕过自己的腰结结实实的绑在自己的大腿前面,才颤颤巍巍的托起周泽楷的屁股,非常艰难的运到了一楼。

老爷子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到他们下来,对这个捆绑的形式表达了一下鄙视之后,掏出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把小刀,示意孙翔把周泽楷先放到台阶上坐好。

孙翔先解开了腿上的围巾,在老爷子的帮助下让周泽楷坐到了台阶上,就着他双手环住自己脖子的姿势,让他的脑袋歪在自己肩窝里,双手保持捆绑的姿势环在腰上。

别误会,孙翔想着一会还要移动,就懒得再绑一回了。

又抹了把脸上的汗,还没回过神来就看见老爷子用刚才以为要拿来割围巾的小刀切开了自己的手腕,然后直接伸到孙翔的嘴边,说:“你赶紧先喝两口,然后想办法也让他喝两口。”

孙翔定了定神,此时对老爷子的来历已经彻底的没有怀疑,他没有犹豫的就着手腕开始吮吸,因为刀口开的不是很大也不算很深,他吸到有点缺氧才感觉口腔里弥漫了一股奇怪的甜味,有点像板蓝根冲剂的味道。

并没有铁锈味,根本不像是人血的味道,但是容不得多想,孙翔因为对他来说算是很剧烈的体力劳动已经有些疲倦和不支了。老爷子似乎看穿了这一点,咬着牙又往刀口上扎了一刀,这一下有点深,血液像滴管一样一滴一滴的留了出来,孙翔舔了两口,觉得应该满足“喝两口”这个标准了,就又上去吮吸起来。他积攒了浅浅的一小口,贴在周泽楷的嘴唇上想要透过闭合的牙关把血液渗进去一些。

然后周泽楷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微微的张开了嘴,孙翔这时一点绮念都没有,只想趁机用舌头把口中混着唾液的血水渡到周泽楷嘴里,谁知道他的舌头刚碰触到周泽楷的舌头,对方就趁机缠了上来。

湿软温热的触感让孙翔愣了一下,然后再接再厉抓紧在纠缠中把味道奇怪的血液涂满了周泽楷的口腔内壁。

老爷子小有兴味的打量着这一幕,对喂血之后面色涨红表情却镇定的不得了的孙翔说:“其实我考虑过,考虑过你们可能不是这种关系,虽然我们一直没说破,但是最后那十年,我和他默认是一起的。我本来还想说,如果你还没有对他产生那样的感情,那么剩下的路我可以自己带他走,作为队友,你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没想到,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比我要勇敢的多。”说道勇敢这个词,他像是喟叹又像是唏嘘,可能还夹杂着一点隐隐的后悔。

孙翔其实内心并不平静,但是他脑中无时无刻不再重复播放着那一句争分夺秒,虽然没有打断老爷子的话,但也在老爷子说完以后马上接了一句:“现在该怎么办?我现在就带他走?”

老爷子嗤笑了一声,说:“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喂血给你们,再等五分钟,你看他手臂上的那条线慢慢变淡到没有,他就可以暂时醒过来了。”

 

周泽楷睁开眼睛的第一感觉,是冷。虽然感觉到身上似乎是盖着一层毯子,还是冷。

他的头很疼,脑子里像走马灯一样的闪过一些画面,很像是一个梦,又好像是真正的经历过,他有点分不清。

有点不适的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全身都很疼,酸疼,但还算是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然后他侧过头,看到了睡在自己右手边的孙翔。孙翔看上去睡得很熟,嘴唇有些发白,周泽楷忍不住用手指轻轻的蹭了一下,让它因为按压有了一点血色,又很快消失。

忍不住把毯子卷的更紧一点,还好夜间巡视的乘务员发现了他缩成了一团,以为他感冒了在发冷,又给他拿了一条更大更厚的毯子盖上了,周泽楷这才觉得好些了。

即便这样的动静,孙翔依旧还是没有被吵醒,可见已经是累到了极点。周泽楷举着酸疼的手臂把孙翔的脑袋挪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对方立刻就整个人依偎了过来。感觉到他似乎也有些瑟缩,周泽楷用毯子把孙翔完全盖住,感觉到两个人的体温都有所上升才凝神开始梳理自己的思绪。

四个小时前他迷迷瞪瞪的醒过来,发现自己双手被绑住,靠在孙翔怀里。嘴里有股清甜的板蓝根味儿,体温低的不像话,靠着全身是汗的孙翔,就像是抱着一个火炉一样。

抬头就看见面前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恍惚中觉得有点眼熟,又想不起来是哪里见过。

老人不由分说的解释了一番来龙去脉,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灌输了一个有点科幻的故事。看着对方苍老的面容和他难掩激动的眼神,还没等他说出一个字或者是做出一个微笑,周泽楷就被孙翔带着踉跄着站了起来。

他的脚还有点软,手还环在孙翔的腰上,只能半倚着孙翔勉强站着。

孙翔紧张的看着外面闪烁的亮光,说好像有警车和救护车的声音,老人当机立断让他们骑电瓶车从侧门走。

孙翔想让老人骑车带周泽楷先走,自己在找机会溜出去,老人却笑了笑,说他的夙愿已经完成了一大半,接着要继续去给国家当志愿者,他没有什么能力去扭转这场灾变,但是却可以最大范围的去减少损失,甚至,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味最好的药。

孙翔想反驳,又根本说不出话来,没有任何立场去阻止老爷子救人,哪怕很有可能在这之后他们可能有很久都不能再相见,或者说再也不见。

接着周泽楷的意识开始一会清醒一会迷糊,又被灌了一嘴的血,好歹是没有失去行动能力。

周泽楷迷迷糊糊的被套了一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夹克,就听见孙翔说你要不要拍两张照片什么的,而老人温和的说,不用了,看一眼就行了,这是你的周泽楷,不是我的。

瞬间的清醒中,周泽楷在脑海里接了下半句,我的周泽楷已经在很久之前就离开了。

静默的回想中,不知不觉就泪流满面,周泽楷咬牙把濡湿的脸颊埋在孙翔的头发里,果然,只要是孙翔,一定能戳中他心里最关键的那一点。

他没来得及给父母发一条保平安的消息,就和孙翔坐上了去H市的飞机,再有一个小时就会降落,然后他们要转机去M市。

老人反复强调,一定要气温低的地方待够两年,手腕内侧不再出现被植物侵蚀的痕迹才能算是解除警报。

自己的确是比正常的时候畏寒的多,想必这也是因为吸入了孢子的缘故。

希望在老人的帮助之下,能有多一些的人活下来。

他暗自下了决心,如果他能活下来,一定要回去再见到那个老人,带着孙翔,把对方当做长辈一样赡养起来。

叹了口气,擦了把脸,周泽楷闭上眼睛开始打算接下来的事。

他们很幸运的踩着时间线顺利转机,因为发生灾变的城市非常遥远,所以虽然民众中也有恐慌的情绪,但落地之后还是很顺利的安顿了下来。

等到两个人真正的倒在了宾馆的大床上,孙翔就像是坍塌了一样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也难为他一个不爱运动的宅男,拼尽自己一生的冲动和行动能力带人来了一个潜力大逃亡,虽然没有被人追,也还是让他灵魂与肉体都精疲力竭。

相反,这时候周泽楷才刚刚有点适应了自己极低的体温,身体像是从休眠中醒来一样,一丝睡意也无。

他把给一动不动的孙翔盖上被子,把空调又调低了几度,强忍着全身的冷意给自己远在B国L市参加跟团旅游的父母发了微信。刚好父母在线,双方就现在的情况进行了一番沟通,一致决定隐瞒实际情况,先在M市安顿一段时间,周泽楷只隐去了一些特别科幻的部分,大部分的事情都照实说了,周母就用带着颤抖的声音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必须要好好的感谢孙翔。

后面商量了一下应对外界的说法,周泽楷就让父母先去休息了。

这时他才有时间上网看一下现在的具体情况。

QQ炸了,微博炸了,微信因为加的人不多,但是也小范围的炸了。周泽楷这才知道原来王杰希和林敬言也受到了波及,张佳乐出门旅游躲过一劫,而百花在K市的本地人都因为好运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不过B市、K市和S市目前都处于军队控制下,伤亡比之前孙翔和老人说的要少了很多。想来老人家应该已经取得国家信任了,不然处置不会这么有力。

在选手群里报了个平安,周泽楷想了想还是给叶修打了个电话,得知老人已经到了北京,王杰希的情况尚算稳定,方锐已经把林敬言不知道带到哪里去了。

最后,叶修说,到时候说不定要去M市投奔你们啊,周泽楷看了一眼睡着睡着又朝自己靠过来的孙翔,说了声好。

然后他低头亲吻孙翔的头顶,轻轻的侧身躺下,把孙翔牢牢的揽住,再往被子里面伸了一只冰冰的脚丫进去。

孙翔先是被冰的一个激灵,又皱着眉头用小腿把这只脚夹住,却不一会响起了均匀的呼噜声。周泽楷笑了一会,也把脸贴过去睡了。


评论(9)
热度(45)
© 华灯灯灯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