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啊 感谢阅读 周翔喻黄不拆可逆 双花不拆不逆

模糊边界10

模糊边界10

私设如山,有刀剑神域设定,occ,自娱自乐,可能是坑

———————————————————————————————

周翔的场合


万幸的是,根据外面传来的信息,之所以他们这次会受到这么猛烈的精神攻击,是因为有人触及到了“世界”的本源,也就是说,要么是周泽楷他们这边,要么就是北欧人那边。至少他们在进来一周之内进度上就跨了一大步,那么对于还被困在世界里的这些人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喜讯。

但相对的,他们依旧对现在的处境一筹莫展,甚至不清楚这个城镇里有多少人是NPC,有多少人是玩家,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孙翔默认所有人都是NPC,周泽楷则并不在意这个问题,他在思考他们俩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就是“本源”的可能性。好在此处真的可以算是一个风景上佳节奏缓慢的休息场所,至少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危险,除了出不去以外。

这里是一个有点像迪士尼童话世界设定的那种山谷,山谷连接平原的地方是一座不算太大的城堡,由护城河围绕着,而护城河的沟渠直接联通着谷地的溪水,所以水位也并不是很高。再往外走就是放牧的一片极大的山间草场,草场的边缘则是一条不知源头在哪里的小河和那片诡异而危险的森林。令人奇怪的是,森林里分明是深秋的模样,草场和山谷却是一片春日的盛景。

每一栋建筑都有一个宽敞的院落,门前是深绿色的低矮灌木,院子和墙上则爬满了嫩绿色的藤蔓植物,爬山虎夹杂着牵牛花,紫白色的牵牛花和水红色的喇叭花垂在枝头,这一切鲜嫩的仿佛就想要把人永远的留下来。

孙翔之前并不擅长做饭,不过至少比周泽楷要好很多,所以趁着周泽楷在山谷中四处溜达寻找线索的时候,他就泡在厨房里,试做了很多以前看美食节目看到的简单西餐。周泽楷有点在意孙翔的情绪问题,也和孙翔谈过情绪会大幅波动的可能性,但是孙翔却在那一次泪奔之后,再也没有失态过,周泽楷猜测大概做饭是一件很治愈的事情。

根据西方的习惯,他们在正式落户的第七天请周围的“邻居”们到居所的院子里聚餐,顺便打听了一下这个城镇的历史和现状。其实比起城镇,这里更像是一个城邦,但是人口少得可怜,基本上只有靠近城堡附近的房屋有人居住,山谷最西边,靠近山脚下的地方是大片的空屋,根据“邻居”们的说法,他们因为是一整个城镇的人因为信仰了所谓的能保护这个城镇的“神”,而受到了神的保护,降下神迹,使他们免受末法时代的战乱,整体搬迁到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她们既记不清楚具体是为了躲避什么,也不记得已经在这里居住了多长时间,只是一直有人死去,却再也没有新的生命诞生。

孙翔基本上全程都在厨房和后院之前来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并不是真人的关系,食物以惊人的速度被消耗着,所以他只能不停的烤东西煮东西,甚至不知不觉开始炒菜了自己也没有察觉到,整个人忙的有点人仰马翻的意思。周泽楷不是没有感知到孙翔的窘境,但是机会太难得,他只能有点抱歉的一边继续努力的套话一边帮忙收点碗碟什么的。周泽楷虽然寡言,但每句话都能说到点子上,很能勾起邻居大叔大婶特别是大叔们的倾诉欲。大婶们渐渐开始偏离话题到了一些家长里短的她们更感兴趣的事情上,也有吃饱了但是不想聊天的大婶去厨房帮孙翔的忙,刚好留周泽楷和大叔们聊的更深入一些。

不过就像是屏蔽关键词一样,他们没有察觉到一旦聊到一些比较深入的涉及对“神”的信仰和过去的历史相关的问题,自己就会开始把话题往其他方向转移,周泽楷则是默默的估计了大概的关键词,旁敲侧击的把内容又拉回来一点。

最后教会给的存粮都差不多要吃完了,邻居们终于意犹未尽的陆续离开,并有几个住得近的表示因为这一顿宾主尽欢,之后的几个星期欢迎孙翔和周泽楷去他们那里蹭饭。孙翔心里狂翻白眼,脸上还得露出和煦的笑容表示家里存粮不多一定会去叨扰云云。内心os:要不是你们把存粮吃的只剩下土豆,我们有必要到各家讨饭这个地步吗?周泽楷看着孙翔略显狰狞的笑容,有点好笑的想,孙翔是不是忘了其实他们并不需要真的吃饱肚子这件事。

由此,真正意义上的同居开始了。


评论(2)
热度(8)
© 华灯灯灯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