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啊 感谢阅读 周翔喻黄不拆可逆 双花不拆不逆

兵不血刃

0.0 不知道这个成语这么用对不对 短篇叶王练笔 OCC 不介意的话,感谢阅读 (不知道为啥电脑排好版了手机上看一塌糊涂,手机又重新编辑了一次……各位见谅)

————————————————————————————————

王杰希兵不血刃


退役以后,叶修和王杰希同居已经三年了。

很单纯的同居、室友、合伙人关系,相安无事。

叶家在B市并没有很深的根基,叶修反而因此待得很舒服。

但是有人很不舒服,因此也要把他搞一搞才高兴。


王杰希晚了叶修两年退役,所以真正意义上的长期居住在一起,也只有一年左右的时间,退役后留在了微草做教练和运管,过上了朝九晚五的生活。


在王杰希眼里,叶修生存能力八级残障,能活下来全靠这世上还有泡面这个东西,连洗衣机都不会用,虚胖还有轻微的贫血和内分泌失调。简直是件件事都能戳到王杰希的点,不管都不行。


叶修一边在联盟挂着闲职,一边在XX公司驻B市办事处做些事情,王杰希借着叶修家的渠道偶尔投资一些房产,能拿到第一手的价格,开始叶修把自己积蓄的二分之一拿出来给王杰希,结果两个人的资产居然不知不觉都小有增加,后来叶修就干脆把钱都给王杰希了,自己平时偶尔找他拿点零花钱。


微草众人对此都报以鄙夷的态度,尤其是刘小别,私下嘲讽说,队长如果想体验伺候祖宗的感觉养只猫就可以了么,为啥要养这么大一只联盟脸T。然后叶修偶尔去微草接王杰希下班,就会笑嘻嘻的拿账号卡教他做人,顺便指导一下训练营里的小朋友,感受一下青春的朝气。


说起来想搞一搞叶修,是因为作为家族继承人的叶秋最近苦不堪言,相亲相到女孩子的英文名开头可以凑齐26个字母了,愤愤不平的觉得自从叶修当过国家队领队,日子过的愈发舒服了,家里的老头子都不怎么在管,和水深火热的自己比简直犹如身在天堂。


既然是兄弟,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过的那么轻松呢。叶秋恨恨的想,选择性的忽略了自叶修退役以后他陡然降低了许多的工作压力。天子脚下留个信得过的人在那儿还是挺有帮助的。


何况那个人是叶修。


靠谱的不行。


然后在这个明媚的秋天,王杰希突然发现叶修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在家吃晚饭了,做清洁的时候地上的头发多了不少,他心里有些隐隐的警觉,不会是得什么病了吧。


叶修的头发是愁掉的,这一个星期他和不下十个姑娘见面逛街吃饭了,每一顿都痛不欲生,也不知道自家老头哪来的那么多“多年老友的归国女儿”,每个人都要他带着逛逛皇城,美其名曰带海归体验一下我国传统文化。


他知道是这事里面肯定也有叶秋的一份,但是他也存了一点心思,于是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但是没有想到过程这么痛苦,简直艰难。


他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发现姑娘们的优点,然而,现实是那么的残酷。


A的皮肤还没王杰希的白。

B做的甜点还没王杰希做的好吃。

C第一次见面就比王杰希管的还多。

D说话没有王杰希听着舒服,咋咋呼呼的。

E扭扭捏捏的吃个饭点个菜跟便秘一样,人王杰希每次点菜都是老三样,而

且三五年不带换的,多痛快。


想念家里炖的药膳,想念那个人偶尔细碎的唠叨,想念他给捏脖子的时候那种酸麻的感觉,想念那常年偏低的体温,想念那因为年龄增长渐渐有点凸出来的小肚子,软乎乎的,每次戳一下那个人都会抖一抖,想念那种无可奈何的笑,带着一种像看小孩子一样的无奈,连训斥仿佛都带着关心和温柔。


叶修在外面吃了一个星期的中饭和晚饭,本能的想要去规避另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然而却发现另一个人已经兵不血刃的屠戮掉一切对手,占满了他全部的生活。


连工资卡都在别人手上,每个月扣完医保社保正经发多少钱都不知道。


身上穿的是他去年圣诞节去专卖店抢的打折大牌,左边裤兜里装的是他上个星期发的零花钱,脚上的鞋垫是微草训练营里某个偏远小镇上出来的孩子送给王教练的手工鞋垫,在右边裤兜里摸钥匙还能摸到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戒烟糖。


周五结束了最后一顿外食,打车把姑娘送回家以后,叶修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还没拿驾照。


真是个废柴中的废柴,他这么想着,一边迫不及待的往家走去。


但还是有人把我这个废柴当宝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只怕高英杰都没有了这个待遇吧。


他这么想着,掏出钥匙打开门,换鞋的时候发现王杰希已经把夏天的凉拖换成了带绒的新拖鞋。


然后就看见王杰希端着碗坐在饭桌上正面无表情的吃饭,见他回来,把碗放下,口气严肃的说:“你过来,我有话要问你。”“啊?什么事儿啊?我今天真是累的跟狗一样我跟你说。”叶修走过去摊在椅子上,王杰希抿了抿嘴,给他倒了一杯温水,才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叶修脸色僵了一下,还没捋清楚现在这个情况应不应该老实交代,王杰希就接着说:“你这一周都没回家吃饭,我扫地还发现你掉了好多头发,戒烟糖也拿的比以往要多,你说实话,是不是得了什么病自己面对不了?”


叶修愣住了,觉得有点好笑,又觉得对面的人脑洞开的有点大,但下一秒,王杰希就绕过桌上的菜用左手紧紧地按住了他的右手,眨了眨有点泛红的眼睛,他深深的注视着叶修说:“你跟我说老实话,不要怕,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我会陪着你。”


叶修忍不住呻吟一声,扬起了脖子用左手捂住脸,忍住了眼眶的酸意,右手用力反握住王杰希,说:“大眼,你真的是,兵不血刃就杀的我片甲不留啊。”


后面以叶修的解释和王杰希的尴尬告终,因为太乌龙,王杰希甚至没有深究叶修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听见他说相了一个星期亲,还是有点不高兴的。但王杰希没多想,觉得可能是自己养的猪终于要出去拱白菜了所以有点惆怅。


而叶修从此心里装了一个人,日子过的甜蜜又痛苦起来。


甜蜜的是他依旧被养猪一样的照顾着,痛苦的是,他其实可以感觉到一点王杰希对他特别的优待,但是王杰希自己并不这么想,只是继续勤勤恳恳的养猪,甚至为了相亲又带他出去买了一套衣服,药膳里也加了一些补肾的东西。


他们住的是一套距离和微草颇近的公寓,三室一厅,每当叶修夜里辗转反侧满面通红的时候,就恨不得去隔壁王杰希的卧室变个身什么的。他偶尔和喻文州聊天时提起,结果被对方嘲笑他每天这么吃都要长俩新腰子出来了。哦,其实他是和黄少天聊天,喻文州在一旁陈述了对他每天吃的药膳的客观看法,然后黄少天总结精炼并作出专业的嘲讽。


狗男男,叶修恨恨的想,翻了个身抱着王杰希白天晒过的枕头,忧郁的把头埋进去,心中有了决定。


叶修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他在通过对平时生活点滴的分析得出了王杰希就算还没看上他但也有点喜欢他这个结论,之后,就勇敢的上了。


在冬至那天晚上,吃完了茴香馅儿的饺子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葛优瘫。


微草训练营刚搞完秋季招新,王杰希累的一比那啥,摊着摊着就有点犯困,也不知道叶修什么时候就起身了,在房里悉悉索索走来走去不知道干嘛。又瘫了一会,就在王杰希咬牙准备起身回房睡觉的时候,叶修走回了客厅,坐到了王杰希身旁。


侧头,盯,王杰希看着房本还有存折各种证,疑惑的问:“你上次不是说没事吗,难道真的有什么毛病现在连压箱底的这么点财产也要拿出来了?”


叶修拿出了他身上还剩下的一点老本,整整齐齐摆了一茶几,这些都是他留作纪念并不准备动用的一点财产,包括自己为数不多的一些证件。“大眼,我这个人,又懒又怕麻烦,但是一旦下定了决心,就特别忠诚特别有毅力,会一条道走到黑的那种,你看,嗯,你觉得我怎么样?”叶修望着茶几,双手交握,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王杰希上一秒还有点昏昏欲睡,下一秒就有点当机了,“什么意思?”他稍微坐起来了一点,扯住叶修的一边胳膊问。


耳朵通红但面上还是一脸淡定的叶修回过头来一边凑近一边含含糊糊的说:“就是...嗯...跟我处对象呗~”


王杰希瞪着眼睛看着叶修越凑越近的脸,心里突然有一点悸动又有点酥酥麻麻的,所以感觉到嘴唇的碰触时,他闭上了眼睛。


原本叶修是准备长期抗战的,想着万一不成先亲一下,没想到王杰希迷迷糊糊的就这么接受了。


甚好,甚好,皆大欢喜。


评论(2)
热度(46)
© 华灯灯灯灯 | Powered by LOFTER